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略记川、渝行
时间:2017-07-21单位/部门:大理中院作者/编辑:沈春梅点击:

 

初行重庆的时候,恰逢降温。在家里看得好好的天气,到了重庆竟然气温骤变,寒意彻骨。行至大足,更是山高风疾,瑟瑟而立。但当你面对一种虔诚到无以名状的信仰时,饥寒便只成了一种装饰,消融在膜拜的极致中。
   大足的石刻和云岗不同。后者由皇家力量组织修建,前者全是民间力量自发而成。所以大足的石刻哪怕精美度不及后者,但信仰的力量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大足所行之处只涉北山和宝顶山。行前略览,大家对北山石刻褒少贬多,大致认为无论从其规模、数量、保存的完整度来讲,北山不值一去,唯宝顶即可。我却异乎不同,如果对宝顶用震憾来形容的话,那么对北山却是深深喜欢。北山石刻近乎全是当地百姓为已祈福,自行出资请匠凿制。有意思的是在有的石窟中,应祈福人之约,匠师也把供养人的形像刻画在石上。想想人之本性也实为可爱,一则圆了自己祈福祭拜之心,二则也让自己顺便就成了别人祈福的对像,有意地把自己瞬间即神化到被顶礼膜拜的地位。有的石窟已有雕像,但后来者一见位在已下,不足视之,即铲除了原来的石刻,把自己供奉的石刻重新雕上,更有甚者,因为初始时与相邻石刻间距较短,铲除时竟破壁成洞,影响了相邻的石刻。虽然刻的都是菩萨,都希望能永保荣华富贵,福寿安康,但竟是我的菩萨和你的菩萨不同,成了供奉者同,供养者异,我自虔诚刻,哪管他人先的局面。其实这也是北山石刻独有的韵味,在膜拜古人佛教信仰的同时,也玩味了苍生百态的心思,大概人和佛的差别就在此吧,佛是渡人,而人是自渡,心态不一,境界不同!北山石刻中基为原貌保持,看到的都是根本。
   在北山的石刻中,诃利帝母像让我印像尤为深刻。诃利帝母凤冠霞披,容貌祥和,是北山石刻中的送子观音。但在梵语中,诃利帝母的意思却为暴恶,是鬼子母神的意思。据说诃利帝母在世时,善舞,且远近闻名。一次应邀赴宴途中遭遇强盗,强盗素闻她善舞的名声,都想一睹为快,于是就强迫她不停的跳舞。而此时的她已是有孕在身了。诃利帝母被强盗逼迫着不停地跳舞,腹中的胎儿不幸流产,但她的鲜血淋漓并没有引得强盗丝毫的同情,他们不顾她的死活,扬长而去。诃利帝母终因流血过多而亡。在死前,诃利帝母为死去的孩子发下毒怨,死后变成厉鬼,每天要到往生城里吃掉一个小孩。诃利帝母死后,魂魄又成了婚,并生了五百个孩子,但是她还是忘不了在人间流产死掉的小孩,忘不掉她死前发下的毒誓,每天都到往生城里吃掉一个人类的小孩,往生城里人心惶惶,大家都害怕自己的孩子被她吃掉。于是佛祖便将诃利帝母的一个小孩藏了起来,诃利帝母遍寻不见,悲痛欲绝,最后佛祖把她的孩子还给了她。佛祖对她说,你有五百个小孩,丢了一个,尚且伤心如此!往生城里被你吃掉唯一孩子的母亲要有多悲伤?诃利帝母顿悟,从此成了专门守护小孩的神。于是,无子嗣的夫妻多向她祭拜,她也会把自己的小孩送给她们,所以她还成了世间送子的观音。诃利帝母的经历是令人难过的,以怨报怨正是人性的通则,但是真的报怨了以后,自己的心能释然吗?或许开始的是另一个轮回的怨怨相报。佛祖的启示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作为母亲,诃利帝母能感同身受失去孩子的痛苦,所以才会顿悟。世间大多的纠纷和矛盾,何尝不是以已之私,夺人之好呢?真能做到换位思考,感同身受,境况大抵不会如此!诃利帝母不仅是守护世间孩童的神灵,也用自己的经历在诏告世人怨怨相报,其心更哀,其情更怯,以已之心,渡人渡已,世间莫不欢喜。
   较之北山,宝顶山的石刻色彩艳丽、规模宏大、画面完整,确实更让人震撼。宝顶山石刻是赵智凤禅师集毕生之力,组织工匠,雕刻而成的。有组织和无组织,是宝顶山和北山最大的区别。有组织的石刻,你可以看到排水系统的处理、保护措施的设置,而无组织的石刻就只剩兴之所至了。宝顶山的石刻经后期的维护,色泽鲜亮,与北山石刻大相径庭。刻绘的石雕如画卷一般,将轮回的故事、地狱的故事、孝道的故事一幅幅的随着巧匠们手里的刻刀慢慢地在你眼前展开,将最本真和原始的道理以最直接的方式轰然一下呈现给你,让你知道原来这是不能做的,否则会天诛地灭、人神共愤的,让人心生畏惧,敬畏之情油然而生,于是信仰成!
   宝顶山的石刻,以卧佛、千手观音和圆觉窟最为有名。来自卧佛的浑然自成,千手观音的金碧辉煌都大有让人瞠目结舌之感,从多石刻中,我尤喜圆觉窟。一石窟,一佛祖,一菩萨跪拜问佛,十二菩萨立佛两侧,神态自若,双眼微睨,在你向四周抬眼望时,都看到菩萨与你对视的眼,瞬间安宁,瞬间平静!菩萨本身十二座,但匠师别有创意,佛祖身侧各立六尊外,前跪一尊意寓化身问佛,既顾全了古时追求对称的完美,又隐喻了菩萨的变幻,匠心别具,独树一帜!整个石窟从外往内凿入,耗时30年,除了微妙微肖的佛祖像、菩萨像,甚至雕刻了木纹供龛,看似木制, 一触始知为石头,让人不禁叹为观止。菩萨身侧有罗汉,伸了长长的手,向上持灯,而其实,罗手长伸的手是中空的,洞顶的水顺着罗手的手慢慢的引流到地上,再从地上流到洞外,整个构图之精美、排水系统运用之巧妙,浑然天成!能将一块石头雕刻成得如此精妙的,该是多么美丽的手!时空变幻,及至今日,工具精良,也不见得能做出如此的作品吧?我也在佛前沉思,凭了一颗虔诚的朝佛之心,穷其三十年的精力,完成一件如此伟大的作品,除了虔诚之外,还有什么?大抵应该算是淡泊明志吧,我们身处在一个浮躁的社会,各种诱惑层出,能坚持三年已属不易,更无论三十年之久,或许除膜拜之心而外,社会环境也是造成现在的人无法成就如此精美的作品原因!正应了石刻上的文字:“天堂也广地狱也阔,不信佛言且奈心苦。吾道苦中作乐,众生乐中求苦。”如此,到底是苦好还是乐好,竟不得而知!带着对赵智凤禅师的无限敬意和对古代匠人技艺的惊叹,在信仰力量下,进入一个心静禅定的境界,不虚此行!
   随着行程地点的转移,画风也不断进行着切换。大足的石刻过后,随行至三星堆遗址,而此刻的画风是青铜。三星堆遗址不愧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古蜀国的文化在孕育中华文明的过程中,其重要地位不可或缺。对青铜和玉的使用,太阳轮的出现,面具和权杖,就世界历史的横向来看,完全是与古巴伦、古埃及、古印度能相互媲美的文明。那个穿着长袍似在祭祀并被推测可能是王的青铜立人像,难道不足以说明当时就已经是神权统治的情形了吗?大大小小各种面具、眼形器,还有形状怪异而夸张的柱状眼珠,或许当时的文明真的是外星人带来的吧,如很多世界上的未解之谜一样。在玉器的展厅,两块巨石巍然而立,据说是当时制玉的石料,但是切面平整。对于切割的工具,解说是这样的:用牛筋或兽筋,由两人分而拉扯,来回反复,即能切割。姑不论这种推论的依据,仅我的认知来看,如此一块长、宽均约一米的石头,以这样的切割方式,不知要拉断多少筋索,我更愿意相信是外星人带来的文明和工艺,正如复活节岛的石像和埃及的狮身人面像一般!是我们现在的科学所无法达到的理解。
   三星堆的青铜制品,小的不及指甲,大的高达数米,部件精美,栩栩如生,让人叹为观止!惊叹之余,不禁扼腕,同为人类文明的像征,历史长河同一时间的发展,为何一提到埃及,大家都能想到雄伟的狮身人面像,而一提到中华,却几近无人知晓三星堆。记得今年的中秋,曾有新闻云三星堆博物馆为普及三星堆文化做了三星堆面具的月饼,但可能绝大多数的看客都只是付之一笑,谁能想到这是与狮身人面齐名的物件?可悲,可叹!中华的文明如此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却鲜有对诸如黄河文化、长江文化脍炙人口的记忆和影响!
   古蜀国的后期转移至金沙,其震撼远不如三星堆那般来得直接和冲击。而这种为文化衰落的悲凉一直延续到在四川博物院见到张大千先生的敦煌摹本为止!
   四川博物院里最让我恋恋不舍的是张大千的敦煌摹本。大千先生历时两年零七个月,在环境极苦的条件下于敦煌的洞窟里摹写了两百多幅壁画。为此,耗尽家财,债台高筑,最后不得不售出自己的部分画作得以维持。摹本一出,敦煌声名大燥,先生的绘画得到了来自世界的如潮好评,但先生却致信家人:概不售出,全部捐赠给国家。这批摹本让先生的生命变得厚重而广阔,让生命的宽度无限的延伸。展厅里展出的壁画摹本有成品、半成品和部分草稿,先生的用心和关切笔笔跃然纸上。壁画中的人物,形态丰腴,珠圆玉润,着纱处肌体绰然隐约;着锦处,纹理清晰,褶皱深浅自然;一举手,一投足,笑眼盈盈,似秋水一般,那种无言的美几近到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大爱之余,对先生的崇敬也油然而生,早期的壁画可能保护不力,如无先生摹写,或许我们永远无法在敦煌之外看到如此美绝人寰的壁画。又不禁叹道,先生只是摹写即已如此,原来创作壁画的作者,其才情该是高为天人了吧!
   川博的其余展品特色不一,但件件精美,无一不是国宝,但不论身处哪个展厅,让我心心念念不能忘的还是大千先生的画,实在是太爱了,往返竟有三遍,最后终在展厅前买了喷绘了先生作品的叶脉书签,一遍遍地抚摸着上面裙带翻飞的飞天图案,直至踏上了返程!
                      (作者单位:北京赛车pk10计划手机版)